kazetora

【太中】白夜行(三)

【突如其来地开启了回忆杀】

【人物属于朝雾老师,ooc属于我】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白夜行 

(三)

三个月前,武装侦探社——

这次的行动多谢贵社鼎力相助,目标人物死在我们手里这件事的确是有违我们事先的计划部署,还请福泽君多见谅。“森欧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毕竟贵社的人员没有按照计划在港口将目标人物逮捕,我方就只能先一步动手。“

“这点的确是我们侦探社出的纰漏,追踪途中,的确是我社的设备出现了问题,劳烦你们处理目标人物了。”

”哪里哪里。“


 

 

中原中也作为随行干部,站在森欧外身后,看着自家boss和对方打哈哈,对面站在福泽谕吉身后的,便是太宰治了。自从结束了与死屋之鼠的战斗后,组织和侦探社在横滨遭遇外来异能者入侵的时候会联手战斗仿佛成了一件十分自然的事情,两个组织之间的线下联络就不免多了起来。

然而一般遇到这种任务,中原中也是能推脱就推脱,因为如果侦探社派人来交涉的话,必然一定会派出太宰治这个原黑手党,可那个时候他还没想承认自己对太宰治的那点儿心思,所以一旦与太宰治碰上,自己就会失态,然后免不了被各方人员“调戏“一番。

 

是的,真的是被各方人员“调戏”一番。

 

不过俗话说的好,水滴石穿。

在双方又一次合作成功后的短小见面会即将结束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按理说,双方的会面结束,就应该各回各家了,可是自家boss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中原中也心里顿时觉得不妙,果然下一秒,站在自己对面的太宰治用他这辈子听到过的最温柔优雅的声音喊了句他的名字:

 

“我说,中也……”

 

中原中也记得自己当时后退了一步,他不知道太宰治接下来要说什么话,可是大体意思就算是傻子怕也猜得出来。

“你说咋俩所属的组织都合作那么久了……”太宰治边说边从福泽谕吉身后向自己走来

 

皮鞋嗒嗒地敲击着地板,中原中也的心脏也咚咚地敲打着胸膛,他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就这么看着太宰治在自己面前站定,微微躬身,与自己对视。

 

“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和我在一起呀~”

 

那个时候整个房间里当然是寂静无声,中原中也瞟到对方的人虎少年红了一张脸,然后手忙脚乱的去捂住泉镜花的眼睛和耳朵,侦探社的社长则十分淡定的继续喝茶,就这样过去了十几秒,刚才一直没有走的意思的自家boss放下手中的茶杯,扭过头来,说了一句让中原中也永生难忘的话:

 

“我觉得现在就可以,你意向如何?中原君?”

 

自那之后,两人的关系算是尘埃落定,虽然双方以工作时的身份与立场见面时,中原中也还是会时不时被撩一番,但较之前的情况实在是已经好了许多。

不过现在,中原中也眼看着这次会面即将结束,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今天的太宰治格外安静,会面全程中没有吐槽一句不说,连眼神都飘忽不定,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结果到最后,他随着森欧外离开侦探社,太宰治也没有和他有过任何交流,自己在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说了句:“今天下班开车来接你啊,青花鱼。”也没有得到回应。

憋着一肚子的疑问,中原中也难得一下班就开着车向武装侦探社的方向驶去。一路上堵车堵得他想用异能把其他车送上天,以至于到了侦探社的时候都不早了,然而,他却没有接到太宰治的任何短信或电话,也不见那人在路边等候。

见侦探社还有微弱的灯光,中原中也皱了皱眉,没有选择打电话,而是直接把车熄火,钥匙都没拔就奔着二楼太宰治的所在地去了。

中原中也一把推开侦探社的门,刚想大吼一句:“你在搞什么鬼啊混蛋太宰。“,却因为看见仰躺在座椅上尽显疲态的太宰治而戛然而止。

中原中也见过太宰治的很多种样子,当然也见过他受重伤时狼狈不堪的样子,可是此刻的太宰治却给了他一种陌生的感觉。

这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太宰治。

是给他一种深深的无助感和纠结感的太宰治。

“啊,你来了啊,中也。“太宰治似乎是刚从思考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稍稍坐正,双手自然搭放在座椅的扶手上,冲中原中也挤出了一个微笑。

“刚才在想事情,一不小心就过点儿了,难得你主动来接我一趟,抱歉让你久等啦。”太宰治用脚一蹬地,让座椅滑向自己的办公桌,开始收拾东西。

“不过中也你也是,打个电话叫我下去就好啦,你这么随便停车小心被罚——”

“我说,太宰。”

中原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踱步到办公桌旁边

“你给我老实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太宰治叹了口气,停下收拾东西的动作,实际上他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我说中也你今天怎么智商突然上线了,蛞蝓的脑子真的有那么好使的时候吗,不对,让我想想蛞蝓有没有脑子来着……”

“哈?就你现在这样子,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哪里出了问题好吧。“

“唉,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啦。“太宰治挠了挠头。

“我就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立场好像出了些差错。“

“立场?立场能出什么差错啊?“

 见中原中也一脸的不可理喻,太宰治叹了口气,打算仔细的和自家小矮子讲述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中也,我们两边组织共同制定的作战计划中,是怎么计划处理目标人物的?“

“根据线人事先在目标人物身上放置的追踪器所发出的信号,我们负责从目标人物手里得到的被窃取的资料,但不灭口,你们负责目标人物的逮捕,并将其移交给异能特务科处理。“

“附录上的补充内容是?“

“如果侦探社没有在指定地点、限制时间内将其逮捕的话,考虑到其危害性我们可以将其处决。“

“是了。“太宰治自嘲的笑了笑。

“其实你们港口黑手党那边当然是更想直接杀掉这个人,毕竟是你们组织内部的叛徒,也掌握着一定数量你们组织的信息。但是我们社长在处理这样的事件时,从来不愿意将私人因素带入其中,而是交给上边来进行最终裁决。”

“中也,我们侦探社有国木田这样超高执行力的人在,你以为今天你们是怎么样赶在侦探社前面杀掉这个人的。“

“我们那边在限制时间过后发现目标身上的追踪器还在工作,自然就派出人手速战速决了。至于你们没能及时逮捕目标,那就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而且刚才你们社长不是说,是你们的设备出了故······障······“

太宰治看着分析的头头是道的中原中也,从口袋里摸出了两个微型的追踪器放到中原中也面前,橘发青年看了追踪器一眼,再看向太宰治的目光果然是多了一丝难以置信。

“太宰,难不成你……”

“追踪器,我事先准备了两个,一个让线人放在目标人物身上,另一个是用来混淆视听的。“

“原来如此,我今天还奇怪你们怎么就让那家伙遛了呢,按理说,在我们拿到资料的同时,你们的人就应该出现才对,因为信号源是相同的。“中原中也拿起其中一个追踪器。

“合着你在侦探社这边的信号接收装置上动了些手脚,让他们冲着那个干扰源去了啊。”

 

“就是如此。”太宰治拿起桌子上的另一个追踪器摆了摆手。

“从最开始,国木田他们的目标位置和你们这边的就是不同的,自然就不会与你们的人相遇了。”

 

“然后你计算着时间,等到再恢复信号的时候,侦探社这边再赶过去也来不及了,目标人物自然就会被我们处理掉。”

“你这是瞒着所有人玩儿了出借刀杀人啊,太宰。”





emmmmmmmm这个太宰先生的诡计不知道有没有写清楚,反正就是太宰先生因为某些连自己都不是很清楚的原因在这个任务中达成了自己的目的,虽然这个目的和港口黑手党那边的目的一致,但是产生这个目的的原因却和港黑那边不同。然后现在太宰先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就产生了关于自己立场的思考和烦恼。呃至于这个让太宰先生作出这样举措的原因是啥我还没理清楚【捂脸.jpg】所以就放到下一篇。

然后还是要感谢愿意看我的文字的亲们【土下座.jpg】,希望可以得到大家关于我的文字的感受!就算骂我也没关系的!>"<

好吧果然还是不要骂我了hhh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