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etora

【太中】白夜行

【BSD相关原著向】

【一方“死亡”注意,引号是个好东西;_;】

【原创人物有,不过不是重要角色】

【人物属于朝雾老师,ooc属于我】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白夜行

(一)

宫本贤二站在自家干部的办公室门口,看着同事们一个个从自己面前经过,微笑着寒个暄打个招呼示好后继续站岗。

他在这个月刚被调来担任这位干部大人的随从下属的工作,平时的任务就是替干部大人跑个腿送送资料然后在到饭点儿的时候去楼下拿个外卖,虽说还有保护干部人身安全这一项,为此还特意给了配枪,不过话说回来,谁又敢在港口黑手党的总部大楼内行凶呢,能进来的外部人员都已经是经过层层排查的了。总体来说,这是一项既不需要多高的武力值,又不需要什么智商的工作,极适合他这样的新手小白做。

每天的工作内容固定,工作时间则由干部的工作时间决定,即,if干部翘班你自然可以放假,不过干部要来个通宵大作战的话,你也必须得奉陪,要说这份工作有什么让宫本贤二抱怨的地方的话,那就是他上岗这一个多月来,几乎就没有一次在凌晨两点前回过家。

说实在要不是干部大人十分善解人意,对他说反正夜间档案室也是锁门,用不着他是送什么任务记录,不必彻夜蹲守的话,宫本贤二几乎天天都逃脱不了通宵的命运。既然得到许可“早归“,他自然也不敢怠慢,每天早上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想着给干部大人冲一杯咖啡,可惜每次他推开办公室的大门,看到的都是已经坐在办公桌前工作然后冲着自己说:”早上好哇,宫本君。“的干部大人。

想到这里,站在门口的宫本贤二叹了口气,又觉得没什么好抱怨的了,心里暗暗想着要不要在今天陪干部大人通宵一气儿,在干部大人乏了的时候讲个笑话之类之类的,只是,他的思绪并没有持续太久。

他身后的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了东西碎裂的声音,随后是“咚“的一声,象是什么体积不小的东西重重砸落在地。

那声音不小,甚至路过的其他人都停下了动作。

宫本贤二试探性的敲了敲门,唤道:“干…干部大人?“

没有回应。

他身后的有些人反应过来,立马掏出枪上膛,有个人还走到门的另一侧冲他努了努嘴。

宫本贤二虽然是个新手,但单就这一事态来看,还是明白了同事的猜测,虽然极其不想碰上这种事,他还是点了点头以示会意,咽了口唾沫,也掏出手枪,用嘴型比了个1、2、3后,一脚大力向门踹去。

 

“完成共29批货物交易,恢复了我们旗下在横滨市区的429个店铺的正常运营,铲除敌方隐藏在港口附近的5支小队,在尾琦大人领导的审讯部的努力下,安插在我们内部的眼线已经确认全部清理完毕。本周的工作应该算是完美完成了。”广津合上手中的文件夹,跟在森欧外身后,边走边汇报道。

“上次一战,组织损失惨重,虽然还有许多事项尚在进行状态中,但能在三个月内恢复至此,实在是不易。Boss可以稍微放心些了。“

“这几个月来人手不够,周边的巡视不仅要干部亲历亲为,您也辛苦了不少,广津先生。”

“Boss既然提到了巡视一事,老身想问您是不是给了那位干部大人多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不要成天窝在办公室的建议?”

“是这样没错,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自从您给了这个建议后,干部大人把我的任务抢了一半去,说是活动筋骨,我也不好拒绝,只是回来后还要写巡视报告,怕是有违您当初的意思了。“

森欧外叹了口气,扯出了一个甚是无奈的笑。

“听广津先生那么一说,我给的每天必须保持充足睡眠之类的建议怕是都成了耳旁风了。“

“今天周末,您现在去的话指不定能抓到现行。“

“林太郎。“

“怎么了,爱丽丝酱~~~“走在森欧外身边一直没说话的金发幼女突然停下了脚步。

“刚才楼下有传来奇怪的声音哦。“爱丽丝指了指脚下。

“奇怪的声音?“

“对哦。“

“如果是爱丽丝小姐听到的话,应该不会有错,而且,楼下应该是……”

“太宰君的办公室吧。”

 

 

 

办公室内,宫本贤二举着双手,脚下则是已经碎成破铜烂铁的手枪,因为金色夜叉此时正遵循其主人的命令拿刀卡着自己的脖子,他现在只能看着另一位干部尾琦红叶大人拿着手中的扇子啪的一下敲到坐在沙发上接受检查和包扎的自家干部的头上。

还不能笑。

“大姐,我现在孬好是个伤员欸~“

“啪“

“哎呦大姐我这不是正要起来活动活动才摔了一跤的嘛~~~”

“啪”

“好好好,大姐我错了我错——”

“啪”

“了……大姐你再打我这脑子就再也想不出作战方案了!”

尾琦红叶又举起扇子作势要挥,太宰治一缩脖子就要躲。

“你真长记性就好。给我说说,刚才这个举着枪进来的是怎么回事?“尾琦红叶这次只是轻轻的拿扇子点了点太宰治的头,就把视线转向了宫本贤二。

“宫本君是我的随从,刚上任一个月,大姐头您刚回来所以不知道啦。”

“随从?”

“这不是我摔在地上有点儿懵还没缓过神来没能及时回应嘛,宫本君是担心我的安危才进来的。”

“哦?我是没见过冲进来看见除了主子外没有别人后还不把枪退堂的随从,走火了可不是什么小事。”

“唉,他是新人,新人。我找到一个那么能熬的随从容易吗大姐,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的那几个没一个能撑过两周的好吧。”

“啪”

“知道了知道了大姐,我的错我的错,不该通宵不该通宵……”

尾琦红叶又瞅了宫本贤二一眼,然后一挥手,金色夜叉慢慢收了短刀,飘回尾琦红叶的身边。

“以后记得管好你的武器,小伙子,你可以走了。“尾琦红叶道。

宫本贤二听了,动作及其标准的对在场的两位干部大人行了个礼,然后就麻溜儿的跑路了。他低着头往前走,一边在心里想自己算是真正见识到了港口黑手党的危机四伏和暗流汹涌一边自我安慰自我庆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难得可以早回家一次要赶紧想想怎么安排安排许久没有过的夜生活。

然后,他就这么头也不抬的,撞上了港口黑手党的真·大Boss,森欧外。

没错,撞上就指的是字面意思,不仅是撞上,而且还撞了个满怀。

“欸欸欸~森先生您冷静,我的下属刚才被红叶大姐的金色夜叉拿刀逼着脖子差点没了小命,怕是给吓傻了,您别和他一般见识。”

他在失去意识前,听见自家干部用十分慵懒的声音这么辩解道。



初次见面,米娜桑:O),这里kaze,是一直潜水从没交过党费滴家伙。没有什么文笔,所以如果辣眼睛的话千万不要打我O.O【土下座.jpg】

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多多指教诶嘿嘿:O)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