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etora

【太中】白夜行(三)

【突如其来地开启了回忆杀】

【人物属于朝雾老师,ooc属于我】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白夜行 

(三)

三个月前,武装侦探社——

这次的行动多谢贵社鼎力相助,目标人物死在我们手里这件事的确是有违我们事先的计划部署,还请福泽君多见谅。“森欧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毕竟贵社的人员没有按照计划在港口将目标人物逮捕,我方就只能先一步动手。“

“这点的确是我们侦探社出的纰漏,追踪途中,的确是我社的设备出现了问题,劳烦你们处理目标人物了。”

”哪里哪里。“


 

 

中原中也作为随行干部,站在森欧外身后,看着自家boss和对方打哈哈,对面站在福泽谕吉身后的,便是太宰治了。自从结束了与死屋之鼠的战斗后,组织和侦探社在横滨遭遇外来异能者入侵的时候会联手战斗仿佛成了一件十分自然的事情,两个组织之间的线下联络就不免多了起来。

然而一般遇到这种任务,中原中也是能推脱就推脱,因为如果侦探社派人来交涉的话,必然一定会派出太宰治这个原黑手党,可那个时候他还没想承认自己对太宰治的那点儿心思,所以一旦与太宰治碰上,自己就会失态,然后免不了被各方人员“调戏“一番。

 

是的,真的是被各方人员“调戏”一番。

 

不过俗话说的好,水滴石穿。

在双方又一次合作成功后的短小见面会即将结束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按理说,双方的会面结束,就应该各回各家了,可是自家boss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中原中也心里顿时觉得不妙,果然下一秒,站在自己对面的太宰治用他这辈子听到过的最温柔优雅的声音喊了句他的名字:

 

“我说,中也……”

 

中原中也记得自己当时后退了一步,他不知道太宰治接下来要说什么话,可是大体意思就算是傻子怕也猜得出来。

“你说咋俩所属的组织都合作那么久了……”太宰治边说边从福泽谕吉身后向自己走来

 

皮鞋嗒嗒地敲击着地板,中原中也的心脏也咚咚地敲打着胸膛,他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就这么看着太宰治在自己面前站定,微微躬身,与自己对视。

 

“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和我在一起呀~”

 

那个时候整个房间里当然是寂静无声,中原中也瞟到对方的人虎少年红了一张脸,然后手忙脚乱的去捂住泉镜花的眼睛和耳朵,侦探社的社长则十分淡定的继续喝茶,就这样过去了十几秒,刚才一直没有走的意思的自家boss放下手中的茶杯,扭过头来,说了一句让中原中也永生难忘的话:

 

“我觉得现在就可以,你意向如何?中原君?”

 

自那之后,两人的关系算是尘埃落定,虽然双方以工作时的身份与立场见面时,中原中也还是会时不时被撩一番,但较之前的情况实在是已经好了许多。

不过现在,中原中也眼看着这次会面即将结束,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今天的太宰治格外安静,会面全程中没有吐槽一句不说,连眼神都飘忽不定,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结果到最后,他随着森欧外离开侦探社,太宰治也没有和他有过任何交流,自己在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说了句:“今天下班开车来接你啊,青花鱼。”也没有得到回应。

憋着一肚子的疑问,中原中也难得一下班就开着车向武装侦探社的方向驶去。一路上堵车堵得他想用异能把其他车送上天,以至于到了侦探社的时候都不早了,然而,他却没有接到太宰治的任何短信或电话,也不见那人在路边等候。

见侦探社还有微弱的灯光,中原中也皱了皱眉,没有选择打电话,而是直接把车熄火,钥匙都没拔就奔着二楼太宰治的所在地去了。

中原中也一把推开侦探社的门,刚想大吼一句:“你在搞什么鬼啊混蛋太宰。“,却因为看见仰躺在座椅上尽显疲态的太宰治而戛然而止。

中原中也见过太宰治的很多种样子,当然也见过他受重伤时狼狈不堪的样子,可是此刻的太宰治却给了他一种陌生的感觉。

这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太宰治。

是给他一种深深的无助感和纠结感的太宰治。

“啊,你来了啊,中也。“太宰治似乎是刚从思考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稍稍坐正,双手自然搭放在座椅的扶手上,冲中原中也挤出了一个微笑。

“刚才在想事情,一不小心就过点儿了,难得你主动来接我一趟,抱歉让你久等啦。”太宰治用脚一蹬地,让座椅滑向自己的办公桌,开始收拾东西。

“不过中也你也是,打个电话叫我下去就好啦,你这么随便停车小心被罚——”

“我说,太宰。”

中原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踱步到办公桌旁边

“你给我老实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太宰治叹了口气,停下收拾东西的动作,实际上他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我说中也你今天怎么智商突然上线了,蛞蝓的脑子真的有那么好使的时候吗,不对,让我想想蛞蝓有没有脑子来着……”

“哈?就你现在这样子,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哪里出了问题好吧。“

“唉,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啦。“太宰治挠了挠头。

“我就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立场好像出了些差错。“

“立场?立场能出什么差错啊?“

 见中原中也一脸的不可理喻,太宰治叹了口气,打算仔细的和自家小矮子讲述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中也,我们两边组织共同制定的作战计划中,是怎么计划处理目标人物的?“

“根据线人事先在目标人物身上放置的追踪器所发出的信号,我们负责从目标人物手里得到的被窃取的资料,但不灭口,你们负责目标人物的逮捕,并将其移交给异能特务科处理。“

“附录上的补充内容是?“

“如果侦探社没有在指定地点、限制时间内将其逮捕的话,考虑到其危害性我们可以将其处决。“

“是了。“太宰治自嘲的笑了笑。

“其实你们港口黑手党那边当然是更想直接杀掉这个人,毕竟是你们组织内部的叛徒,也掌握着一定数量你们组织的信息。但是我们社长在处理这样的事件时,从来不愿意将私人因素带入其中,而是交给上边来进行最终裁决。”

“中也,我们侦探社有国木田这样超高执行力的人在,你以为今天你们是怎么样赶在侦探社前面杀掉这个人的。“

“我们那边在限制时间过后发现目标身上的追踪器还在工作,自然就派出人手速战速决了。至于你们没能及时逮捕目标,那就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而且刚才你们社长不是说,是你们的设备出了故······障······“

太宰治看着分析的头头是道的中原中也,从口袋里摸出了两个微型的追踪器放到中原中也面前,橘发青年看了追踪器一眼,再看向太宰治的目光果然是多了一丝难以置信。

“太宰,难不成你……”

“追踪器,我事先准备了两个,一个让线人放在目标人物身上,另一个是用来混淆视听的。“

“原来如此,我今天还奇怪你们怎么就让那家伙遛了呢,按理说,在我们拿到资料的同时,你们的人就应该出现才对,因为信号源是相同的。“中原中也拿起其中一个追踪器。

“合着你在侦探社这边的信号接收装置上动了些手脚,让他们冲着那个干扰源去了啊。”

 

“就是如此。”太宰治拿起桌子上的另一个追踪器摆了摆手。

“从最开始,国木田他们的目标位置和你们这边的就是不同的,自然就不会与你们的人相遇了。”

 

“然后你计算着时间,等到再恢复信号的时候,侦探社这边再赶过去也来不及了,目标人物自然就会被我们处理掉。”

“你这是瞒着所有人玩儿了出借刀杀人啊,太宰。”





emmmmmmmm这个太宰先生的诡计不知道有没有写清楚,反正就是太宰先生因为某些连自己都不是很清楚的原因在这个任务中达成了自己的目的,虽然这个目的和港口黑手党那边的目的一致,但是产生这个目的的原因却和港黑那边不同。然后现在太宰先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就产生了关于自己立场的思考和烦恼。呃至于这个让太宰先生作出这样举措的原因是啥我还没理清楚【捂脸.jpg】所以就放到下一篇。

然后还是要感谢愿意看我的文字的亲们【土下座.jpg】,希望可以得到大家关于我的文字的感受!就算骂我也没关系的!>"<

好吧果然还是不要骂我了hhh


【太中】白夜行(二)

【BSD相关原著向】

【一方“死亡”注意,引号是个好东西;_;】

【原创人物有,不过不是重要角色】

【人物属于朝雾老师,ooc属于我】

【两人交往前提,加粗部分为回忆杀】

白夜行

(二)

太宰治在向森欧外汇报完自己因为工作久了想活动活动,谁知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视线模糊天旋地转,于是他一个不小心没拿住手里的咖啡杯,又一个不小心没站稳把头磕到了桌沿上顺便把桌子上堆积的文件扫了一地的壮举,又接受了森欧外和尾琦红叶两人的爱的教育以及金发幼女爱丽丝:“太宰真笨”的嘲讽之后,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被轰出了办公室。

 

“唉,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啊道德沦丧。“太宰治像老头子一般叹了口气,心想以前自己在武装侦探社的时候因为总是翘班被搭档国木田揍,现在在港口黑手党火力全开的工作还是要被红叶大姐敲脑袋真是太欺负人了。

恰逢周五的下班高峰期,人也好车也好都是络绎不绝,各色的霓虹灯交织在一起开始无声无息的装点起横滨这座城市的夜晚来。太宰治随着人流前进,刚过了这条马路过不了10分钟又过了回来,美其名曰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说白了就是漫无目的的瞎逛。

就这么瞎逛着,太宰治最后逛到那家熟悉的咖啡店门口,靠着橱窗的那排座位空无一人。

是了,空无一人。

 

“mo shi mo shi ,中也?“

“啊?太宰?什么事?“

“今天周末不是早下班嘛,所以~~”

“要不要来侦探社接我呀~~”

听着从电话里传出的十分“欠揍”的声音,中原中也差点儿气得一个Backspace键把刚打出来的报告全给删了。

呵呵,他是早下班了没错,只是最近组织遇上了难缠的对手,他作为干部自然不能在这种关头放松,留在办公室也不是不可以,就怕红叶大姐突然来查岗。中原中也怎么也想不明白,区区一把纸扇子,怎么用在自己大姐手里就那么大威力呢……于是一到了下班的时间,中原中也就抱着笔记本电脑特意在繁华的横滨街道中找了一家窝在角落的咖啡店,碰巧还是在港口黑手党旗下运营的店铺。环境优美服务人员热情亲切什么的都是次要的,重点是,这地方贼清静,适合工作。

此刻,中原中也便坐在这家咖啡店靠窗的位置,服务员小姐刚刚微笑着递上来一杯热气腾腾的康宝蓝,他就接到了太宰治的电话。

“我、可、不、像、你、那、么、闲、混、蛋、青、花、鱼!”中原中也一字一顿的说着,谁知电话那头的人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怒气一样,用十分不解乃至委屈的声音问了一句:“为什么这么说。”,中原中也叹了口气,缓缓把下巴搁在桌子上,十分无可奈何地打算耐心地再解释一番自己近期为什么工作如此繁忙:

“所以说,最近遇上了难缠的对手,可不是随意松懈的时候,你要是下班的话就自己先回家,坐公交车或新干线都——“

“中也。“

“哈?又怎么了?“

“看下窗外呗~”

“啊?你说什么呢?你怎么可能知道我在……”中原中也把显示器稍微往下掰了一点儿,然后就保持着这个有些尴尬的姿势愣住不动了。

直到太宰治蹦蹦跳跳的进了咖啡店,在日常发出“可以一起和我殉情嘛,美丽的小姐?“的邀请后,坐到了自己旁边的座位上。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我可从来没和你说过的……吧…”中原中也猛地转过头来,一脸说不上是惊喜还是惊吓的表情。

中原中也承认其实两者都有,惊吓是因为能找到一个可以安心工作的地方实在太不容易,而往往哪里有太宰治哪里就不得安宁。至于惊喜么……

还不就是恋人之间的那些小手段嘛。

其实好像,还是惊喜更多一点儿。

“欸~中也你在想些什么龌龊的事情,我都还没回答你就脸红了欸~”

“我、我哪想龌龊的事情了!”

“唉好啦好啦,我们不讨论这个话题了不讨论啦。”太宰治见自家小矮人又要boom,终于长了回记性开始转移话题,顺势把中原中也勾进怀里。

“你这是在做什么?数据整合嘛?“太宰治用空余的一只手扯过电脑,手指啪哒啪哒的点着鼠标,稍微收敛一下脸上戏谑的表情。

“对啊。就是把手写数据输一遍在电脑上,也不是什么费脑子的活,只不过要在脑袋里用我们的专属暗语转化一下,反正无论是手写版还是电子版都不是明面上的数据,这也算是个对付敌人窃取情报的手段。“

“原来如此,那中也把暗语写给我一份?“

“想什么呢?这可是机密,怎么可能告诉你。“

“这样的话中也念手写版,我帮你用暗语转化然后输入就好了呀。”

“……”中原中也脱离太宰治的怀抱,坐正了,看着自家恋人的俊俏的脸。

“啧,不得不说,这家伙今天真是顺眼的很。“中原中也这样想到

“那,谢——”

“再说,中也你人都是我的了,想那么多干啥玩儿。“

呵,果然,看起来顺眼就有鬼。

从那以后,这家咖啡店几乎成了中原中也的另一个办公地点,出于警觉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机密性较高的工作,因此便给了太宰治一个帮忙的理由,顺便还可以调个情。总而言之,两人成了这家店为数不多的常客,一段时间后店员们都记住了他们的模样和喜好。

 

“啊啦,这不是太宰先生嘛,怎么在外面站着啊,快进来快进来。”

咖啡店的店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门楹上的风铃叮叮作响,打断了太宰治的思绪。

“啊,是美和子小姐啊。”太宰治看清了在店门口站着的女子的模样,问了个好以示礼貌。“刚才在想事情,这就进去。”

 

进了咖啡店,太宰治环视咖啡店一周,还是坐到了原来靠窗的位置。
“那太宰先生,还是和往常一样要Irish嘛?”另一名叫纪子的女子站在吧台问道。

“啊,今天的话,就不要Irish了吧。”

“欸,那太宰先生要喝什么?”

“唔,我想想啊……”

太宰治眯着双眼,一只手撑着下巴,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着,片刻后才给出了答案:

“那,请给我一杯康宝蓝吧。"

 

 

太宰治慢条斯理的喝完了一杯咖啡,结了帐就离开了咖啡店,今天的确是突发情况,搞得他没来得及从散了一地的资料中挑一份就被轰出了办公室,现在是两手空空,留在咖啡店也没有什么事情干。

再说,人都会触景生情,纵然是他太宰治。

 

太宰治走后,再度闲下来的两位店员不禁讨论起来。

 “最近,那位中原先生都没有来这边呢,往常两个人总是一起的吧。“

“对啊,而且太宰先生最近也来的比较少了,以前一个星期的话会来个三四次哦。“

“可能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也可能是工作忙起来了吧。“

“但是,纪子,你有没有觉得……那位太宰先生看起来…”

“嗯嗯,你也有这种感觉啊。“

“我还没说是什么感觉呢,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唉,无非就是这个人的气场变得不一样了呢,虽然太宰先生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就是啦~”

“但是,果然……”

“稍微,显得有些寂寞啊。“




很努力的战战兢兢的鼓起勇气继续发(⊙﹏⊙),因为功力不够有好多地方写不出心里想的感觉,这样粗糙的文字有人喜欢真的非常荣幸(土下座.jpg),不,应该说能有人读就已经很开心了。

这篇里面涉及到了咖啡的相关内容,因为我不常喝咖啡,因此对咖啡没有什么了解,于是便很不争气的去问度娘了,下面附上两种咖啡的相关知识:

   1)康宝蓝(Espresso Con Panna)。意大利语中,Con是搅拌,Panna是生奶油,康宝蓝即意式浓缩咖啡加上鲜奶油。有一种说法是,正宗的康宝蓝要配一颗巧克力或太妃糖,先将巧克力或太妃糖含在嘴里,再喝咖啡,让美味一起在口中绽放。

2)爱尔兰咖啡(Irish Coffee)。一种既像酒又像咖啡的咖啡,是由热咖啡、爱尔兰威士忌、奶油、糖混合搅拌而成。

文中中也喝的咖啡是康宝蓝,因为想到了中也湖蓝色的眼睛和太宰治胸前湖蓝色的宝石,所以就这么草率的有了这个设定。太宰治喝的是爱尔兰咖啡,如介绍所说有威士忌的成分,这里想到了原作《太宰治与黑暗时代》中有写道太宰先生和蒸馏酒的部分,于是便有了毫无逻辑的“太宰先生应该会喜欢酒味咖啡的吧”的想法。



 

 

 


【太中】白夜行

【BSD相关原著向】

【一方“死亡”注意,引号是个好东西;_;】

【原创人物有,不过不是重要角色】

【人物属于朝雾老师,ooc属于我】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白夜行

(一)

宫本贤二站在自家干部的办公室门口,看着同事们一个个从自己面前经过,微笑着寒个暄打个招呼示好后继续站岗。

他在这个月刚被调来担任这位干部大人的随从下属的工作,平时的任务就是替干部大人跑个腿送送资料然后在到饭点儿的时候去楼下拿个外卖,虽说还有保护干部人身安全这一项,为此还特意给了配枪,不过话说回来,谁又敢在港口黑手党的总部大楼内行凶呢,能进来的外部人员都已经是经过层层排查的了。总体来说,这是一项既不需要多高的武力值,又不需要什么智商的工作,极适合他这样的新手小白做。

每天的工作内容固定,工作时间则由干部的工作时间决定,即,if干部翘班你自然可以放假,不过干部要来个通宵大作战的话,你也必须得奉陪,要说这份工作有什么让宫本贤二抱怨的地方的话,那就是他上岗这一个多月来,几乎就没有一次在凌晨两点前回过家。

说实在要不是干部大人十分善解人意,对他说反正夜间档案室也是锁门,用不着他是送什么任务记录,不必彻夜蹲守的话,宫本贤二几乎天天都逃脱不了通宵的命运。既然得到许可“早归“,他自然也不敢怠慢,每天早上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想着给干部大人冲一杯咖啡,可惜每次他推开办公室的大门,看到的都是已经坐在办公桌前工作然后冲着自己说:”早上好哇,宫本君。“的干部大人。

想到这里,站在门口的宫本贤二叹了口气,又觉得没什么好抱怨的了,心里暗暗想着要不要在今天陪干部大人通宵一气儿,在干部大人乏了的时候讲个笑话之类之类的,只是,他的思绪并没有持续太久。

他身后的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了东西碎裂的声音,随后是“咚“的一声,象是什么体积不小的东西重重砸落在地。

那声音不小,甚至路过的其他人都停下了动作。

宫本贤二试探性的敲了敲门,唤道:“干…干部大人?“

没有回应。

他身后的有些人反应过来,立马掏出枪上膛,有个人还走到门的另一侧冲他努了努嘴。

宫本贤二虽然是个新手,但单就这一事态来看,还是明白了同事的猜测,虽然极其不想碰上这种事,他还是点了点头以示会意,咽了口唾沫,也掏出手枪,用嘴型比了个1、2、3后,一脚大力向门踹去。

 

“完成共29批货物交易,恢复了我们旗下在横滨市区的429个店铺的正常运营,铲除敌方隐藏在港口附近的5支小队,在尾琦大人领导的审讯部的努力下,安插在我们内部的眼线已经确认全部清理完毕。本周的工作应该算是完美完成了。”广津合上手中的文件夹,跟在森欧外身后,边走边汇报道。

“上次一战,组织损失惨重,虽然还有许多事项尚在进行状态中,但能在三个月内恢复至此,实在是不易。Boss可以稍微放心些了。“

“这几个月来人手不够,周边的巡视不仅要干部亲历亲为,您也辛苦了不少,广津先生。”

“Boss既然提到了巡视一事,老身想问您是不是给了那位干部大人多起来活动活动筋骨不要成天窝在办公室的建议?”

“是这样没错,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自从您给了这个建议后,干部大人把我的任务抢了一半去,说是活动筋骨,我也不好拒绝,只是回来后还要写巡视报告,怕是有违您当初的意思了。“

森欧外叹了口气,扯出了一个甚是无奈的笑。

“听广津先生那么一说,我给的每天必须保持充足睡眠之类的建议怕是都成了耳旁风了。“

“今天周末,您现在去的话指不定能抓到现行。“

“林太郎。“

“怎么了,爱丽丝酱~~~“走在森欧外身边一直没说话的金发幼女突然停下了脚步。

“刚才楼下有传来奇怪的声音哦。“爱丽丝指了指脚下。

“奇怪的声音?“

“对哦。“

“如果是爱丽丝小姐听到的话,应该不会有错,而且,楼下应该是……”

“太宰君的办公室吧。”

 

 

 

办公室内,宫本贤二举着双手,脚下则是已经碎成破铜烂铁的手枪,因为金色夜叉此时正遵循其主人的命令拿刀卡着自己的脖子,他现在只能看着另一位干部尾琦红叶大人拿着手中的扇子啪的一下敲到坐在沙发上接受检查和包扎的自家干部的头上。

还不能笑。

“大姐,我现在孬好是个伤员欸~“

“啪“

“哎呦大姐我这不是正要起来活动活动才摔了一跤的嘛~~~”

“啪”

“好好好,大姐我错了我错——”

“啪”

“了……大姐你再打我这脑子就再也想不出作战方案了!”

尾琦红叶又举起扇子作势要挥,太宰治一缩脖子就要躲。

“你真长记性就好。给我说说,刚才这个举着枪进来的是怎么回事?“尾琦红叶这次只是轻轻的拿扇子点了点太宰治的头,就把视线转向了宫本贤二。

“宫本君是我的随从,刚上任一个月,大姐头您刚回来所以不知道啦。”

“随从?”

“这不是我摔在地上有点儿懵还没缓过神来没能及时回应嘛,宫本君是担心我的安危才进来的。”

“哦?我是没见过冲进来看见除了主子外没有别人后还不把枪退堂的随从,走火了可不是什么小事。”

“唉,他是新人,新人。我找到一个那么能熬的随从容易吗大姐,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的那几个没一个能撑过两周的好吧。”

“啪”

“知道了知道了大姐,我的错我的错,不该通宵不该通宵……”

尾琦红叶又瞅了宫本贤二一眼,然后一挥手,金色夜叉慢慢收了短刀,飘回尾琦红叶的身边。

“以后记得管好你的武器,小伙子,你可以走了。“尾琦红叶道。

宫本贤二听了,动作及其标准的对在场的两位干部大人行了个礼,然后就麻溜儿的跑路了。他低着头往前走,一边在心里想自己算是真正见识到了港口黑手党的危机四伏和暗流汹涌一边自我安慰自我庆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难得可以早回家一次要赶紧想想怎么安排安排许久没有过的夜生活。

然后,他就这么头也不抬的,撞上了港口黑手党的真·大Boss,森欧外。

没错,撞上就指的是字面意思,不仅是撞上,而且还撞了个满怀。

“欸欸欸~森先生您冷静,我的下属刚才被红叶大姐的金色夜叉拿刀逼着脖子差点没了小命,怕是给吓傻了,您别和他一般见识。”

他在失去意识前,听见自家干部用十分慵懒的声音这么辩解道。



初次见面,米娜桑:O),这里kaze,是一直潜水从没交过党费滴家伙。没有什么文笔,所以如果辣眼睛的话千万不要打我O.O【土下座.jpg】

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多多指教诶嘿嘿:O)